第十九章 蝴蝶飞飞 胭脂

结束了连续一周在异国上空飞翔的生活,租住在钟小印家的空姐酷儿今天回北京了。这些天她一直在空中飞来飞去是源自她对班的一个同事赶上婚假,她帮忙顶几天班。她男朋友安沛开了车到机场去接她,当她一坐上车就向她传达了小印的近况,告诉她小印在工作上闯祸了。酷儿很着急,她让安沛开了车直奔酒店,她知道按推算,小印现在应该在上班。不过,这次她的推算是错误的,小印因为出现了这么大的失误,正被罚停工一周进行反省呢。她和安沛在酒店转了一圈不仅人没见到,还听到了一箩筐的风凉话。说的都是对小印不利的话。酷儿更着急了,她又让安沛开了车飞也似的开向了家里。那里想必会有钟小印的踪迹。安沛将车在小印家楼前停下,意外的,酷儿竟发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那身影高大而潇洒,有一头蓬松发质,应该是吕辛。快近一个月没见到吕辛了。那一阵子,吕辛和钟小印商定好彼此试着交往时,吕辛总来找小印,酷儿见过他。他和小印、酷儿和安沛还在一起吃过饭呢。后来,听小印说,还有一个女孩很喜欢吕辛,所以,她就退让三舍了。这会儿他怎么会在这里?莫不是……显然,吕辛看到了车里的酷儿,他的脸上猛然流露出释然的表情,那模样像极了一个筋疲力尽的爬山者猛抬头发现脚下的路已然到了顶峰一样。他长喘了一个口气,并将腰向下弯了弯。“怎么不进去?家里没人吗?”酷儿问。吕辛摇了摇头,他和安沛打过招呼后,焦急地问向酷儿:“你知道小印去哪里了吗?我在这里等她半天了。她没在单位上班,我已经往酒店打过电话了。”“我刚下飞机,这几天不在家。对了吕辛,你是今天才来找她吗?你前几天有没有见她呢?我也刚去过酒店,她是不在。她到底怎么样?有没有事呀?我刚刚听安沛讲了,我也好着急,吕辛,你不会是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她吧?”“这几天当然见到她了。我一知道她被酒店处分的事就来找她了。我还劝说她离开酒店呢,既然工作上不是很开心,就没必要非在Bewiek酒店上班。以她的学历和工作态度,在哪里找不到个工作呢?可是……”吕辛双手插兜,耸了耸肩膀,表情甚是无奈,“可是,谁知她根本不肯答应,唉,真是搞不懂!”“什么,你劝小印不要在Bewiek酒店上班了?那怎么行?她肯定是不会答应你的。”“为什么?”吕辛不解地看着酷儿。“嗯……”突然之间,酷儿像刹车一样捂住了嘴巴,她霍然记起了钟小印曾嘱咐她不许向别人提起蓝冬晨帮助她安排工作的事。“那你有没有去其他地方找找?”酷儿问。“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地方?”虽然酷儿神色闪忽,话也说得没头没尾,但是,吕辛还是听出了酷儿有可能知道钟小印还会出现的地方。“她妈妈那啊——啊……”酷儿又停下了,她突然又记起,小印妈妈住院的事,小印也是瞒着吕辛的。“她妈妈?她妈妈在哪儿啊?”吕辛彻底地看出了酷儿有事情向他隐瞒,他猛地上前,抓住了酷儿的胳膊,使劲地摇晃了一下。“喂——你搞痛我了!”酷儿大叫了起来,连安沛都要对吕辛瞪眼睛了。“对不起对不起!”吕辛一叠声地向酷儿赔不是,他的眼神诚恳地,带了无限的凄苦无助,让酷儿一下就看到了他因为没了小印的消息就天崩地裂的感觉。这样的人这样的眼神怎么好再向他隐瞒呢?怎么好再看着他受如此的煎熬呢?酷儿闭了闭眼睛,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她说:“吕辛,我告诉你,可你一定替我保密,不许对小印说是我告诉你的,否则——”“你放心吧,我一定保密。”“小印的妈妈在医院。听说是蓝冬晨——也就是Bewiek酒店的蓝副总经理帮助安排的。医院具体在哪我不太知道,小印不告诉我。还有,就是小印不可能辞职,我听说蓝冬晨帮她妈妈付了20万的疗养费,蓝冬晨被小印视为救命恩人,所以,我刚才说小印是不会离开Bewiek酒店的,她怎么可能离开她的恩人呢?”“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吕辛听得目瞪口呆。他千想万想也从来没有想过小印和蓝冬晨之间还有这样的曲折。“蓝冬晨为什么要替她付她妈妈的疗养费?这件事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吕辛深感纳闷,因为如此说来,金薇薇和麦乐乐肯定是不知此事,看来也不可能有别人知晓。小印和蓝冬晨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若真的是酷儿说的只是小印欠了蓝冬晨20万元钱、小印在酒店上班是为了偿债那就好了。想到此,吕辛觉得还是有必要再问得仔细。“酷儿,你是说,小印在Bewiek酒店上班是为了偿还蓝冬晨的钱了?”“我估计是吧!虽然小印没说,但是,她是那样的人啊。她不会轻易地接受蓝冬晨的20万的。再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小印不让我问,她也没说。”“哦,谢谢你,酷儿,打扰你了。你刚下飞机,赶快回家休息吧!”看着酷儿和安沛上楼的身影,吕辛并没有立即离去,他开了车门,一个人钻进车里,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等待着小印,他知道,小印晚上肯定会回来的。伤心人多半会去多情处。望景生情望景怀念,至少可以满足一时的心灵空虚。北海公园冷清清的。虽然太阳还是在天上并没有往常那样明显,但是除了绿荫和建筑遮挡住的地方外,其余裸露在阳光下的东西还是都冒着袅袅的白烟。水面上偶然飞过一只蜻蜓和几只水鸟,轻轻地溅起一点水花就又换了一个着陆点观察岸边的那个长相清纯、面部略带凄迷的女孩。小印抱着双腿坐在岸边已经好久好久了。她的睫毛一眨不眨,远远地看去,像极了商店里摆放的芭比娃娃。三三两两的情侣和小孩、老人从她身后走过,无论是窃窃低语还是欢快地喧哗,她都没有一点点感觉。世界好像在她面前已经消失了,太阳也好像不存在,她也不知处于何年何月何地了。是谁使她这样的?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蓝——冬——晨!这三个字是什么样的呢?蓝色的、冬天的、早晨?呼地一下,她打了个冷战。一股很冷的感觉重重席卷了过来,她觉得一瞬间她已化做安徒生笔下的那个卖火柴的女孩,真的好想好想找个地方取取暖。为什么?为什么身上不仅冷,心里还伴随着巨大的伤痛?为什么他会带给她这种感觉?也许是他太冷酷太无情太暴戾了吧?抑或是她太多情太幼稚太温顺了?要不,怎么会从一开始,她就对他有了莫名的特殊感觉。那种感觉咸咸的,少一点都感觉味道淡得像白开水,多一点又怕承受不住。也像夏夜支在院中的一幕纱帐,时隐时显地透出朦胧的光亮,也时隐时显地遮住朦胧的光亮,看似清散散的,但你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这个樊笼,让你感到它存在的事实。为什么不能挣脱呢?以至使她每一次见到他,呼吸就感到局促,每一次想到他,思绪就像柳絮,不经意间竟溢出整个春天。她是喜欢他的!这时,她终于确切地对她下了这个定论,确切到就像求证X加Y等于Z一样,竟有了些公式的味道。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确切地感到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呢?她想好好地想想他是不是也很喜欢她。可是,她刚刚一想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心就很烦很乱。问题的答案是很显然的。如果他要是知道她在思考这个问题,说不定他会觉得她傻得可怜呢!她记起了她第一次送妈妈到疗养院时在门外听到的话了——他说“我怎么会喜欢她?全世界的女孩都嫁出去了,我也不会娶她!”而且,他还说她是一个黄毛丫头什么什么的。她是个黄毛丫头!她当然是个黄毛丫头!不然的话,她就不会傻傻地闯了那么大的祸,不会傻傻地以为他会帮她找出原因,从而能够体谅她安抚她了。落花和流水,蜻蜓和湖面,一个有意一个无情,再也没有什么可分辨不清的了。他是不会喜欢上自己的!钟小印的心底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满脑子的磁盘里也反复地拷贝着这句话。他有理想,重事业,热爱工作,奋力向上。而她呢,整个身心都用去做什么了?即使是现在,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她的心里不是也一点都不想去想工作吗?书上说恋爱中的人会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她现在不就是深陷恋爱中吗?不同的是,别人的恋爱是两个人,而她却是唱独角戏。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甚至,是罪有应得。她本来就清楚他是有女朋友的,而且,他的女朋友还那么优秀。她怎么可以侥幸地认为自己可以掩耳盗铃呢?更可恨的是,即使是这样,她竟然还忘不了他!即使知道他有了女朋友,即使知道了她和他在一起是种无望却还是对他割舍不下!这到底是为什么?她实在想不通,甚至开始怨恨起自己来。她将下巴重重地抵向膝盖间,渐渐的,渐渐地闭上了双眼。一股潮水迅猛地冲破了微闭的屏障,缓缓向她面颊滑落,她能感觉到,潮水正顺着膝盖跌落到脚踝里侧。脚踝上的蝴蝶文身呢?就在前几天,他还说她已经不需要这个护身符了拿走了它,短短的几天,她果真厄运降临。“蝴蝶啊,蝴蝶,你为什么飞走了?你为什么不肯陪在我身边替我解去这许多烦忧呢?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这样伤心、这样困惑、这样沉沦吗?”钟小印的内心拼命地呼喊着,她的泪水更是急速地坠落,肩膀也跟着微微地颤动起来。整个岸边的垂柳仿佛听懂了她的呐喊,跟随她一同吟唱着哀歌。晚风不仅像乐谱像一样地流淌过来,还捎来了几只轻盈的蝴蝶。其中一只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微闭了双眼的眉间。她抽出一只手,摸索着从身边的包里拈出不倒翁,举到眼前,张开被泪水漾满了的双眼,和蝴蝶一起对着不倒翁,哽哽咽咽地说:“爸爸,求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呀?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可他为什么这样对我?爸爸、爸爸,我是不是不应该喜欢他呀?可是,可是我真的办不到……爸爸,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好不好?……除了你,还有谁能回答我?妈妈在医院,酷儿在天上……爸爸,你告诉我啊???”等待通常因漫长而无聊,但对于有心人来说,等待代表着光明和希望。吕辛终于看到钟小印的身影了。钟小印背着双肩背书包,两只手交叉拿着一个不倒翁,神魂落魄地从街角处踽踽行来。吕辛不知自己是怎样地蹦下车来,拦在了她面前。“小印——”钟小印脸和眼已经被泪水写满了痕迹。一阵无以言状的心痛布满了吕辛的全身。才一天不见,她就变成了这个模样。他双手托住了她的肩膀,用眼睛深深地锁定她,嗓音略带沙哑地说:“小印,发生什么事了?你到哪里去了?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我找了你整整一天了!”“吕辛——”钟小印像一只飞累的小鸟,好想好想找个依靠。她再也止不住一路上强忍的泪水,投向了吕辛宽宽的怀抱。吕辛紧紧地拥抱住她,只想将她所有的哀愁和辛酸统统揽进自己的怀中,带给她无比的希望和美好。仅有的一点落日余晖撒在他们的身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像极了一幅渲染着浪漫情调的剪影。时间在这一刻幻化成屏幕,播放着最精彩最绚丽的一幕场景。此刻,他们并不知道,离他们有5米之遥的地方,蓝冬晨像蕴涵了10吨核威慑,脚步竟沉重得无法再向前移动一步。这一刻,他的头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他不知10分钟前他做的疯狂驾车买了花束赶到这里的决定是不是正确。明天,钟小印就要停止处罚恢复上班了。算起来也只有10几个小时,他又可以看到她了。已经将近6天未见到她,看起来好像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是不知怎么的,就在10分钟之前,这种深入骨髓的思念竟如核武器般爆发,任是怎样的强忍狂耐都无法将之打压下去。不喜欢她可以,不爱她可以,但是,不见她怎么可以?不分分钟让她驻扎在他的视线中怎么可以?真不知道这6天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现在开始有些佩服自己的坚强和抑制力了。在没见到她的6个白天和5个夜晚里,她是怎么度过的?她有没有哭?有没有骂他?有没有思念他?有没有人陪她?她会不会很恨他?她会不会再也不喜欢他了?这些想法如同钢针一般,彻头彻尾地刺入到他的心脏,每想拔起一根,都连带着会带出一阵令人晕眩的血肉和痛感。如果用一个词准确地形容通彻心扉的遗憾和寝食难安的焦灼,那么,相思这个词再适合不过。相思原来不仅仅是字典中安安稳稳躺着的一个词,而是一种鲜活的,可以触摸到的感觉,就像他开上车冲上街冲到花店时的动作,要多猛烈就有多猛烈。他好想快快地见到她,对她说一声瞻前顾后、压抑了很久没有说出的话——“我喜欢你”。可是,现实却是那么的残酷,就像黑夜的来临,一如悲伤的感觉竟是无孔不入。站在本是两个身影却因亲密拥抱变成一个身影的旁边,蓝冬晨紧紧攥住花束的手竟已因花刺的锋利而滴出鲜血。不过,他不想放手,更不想像其他看了此等场景疯狂了的男人那样将花束弃之在地,他要将花束亲手交给她,交给他经过了痛苦挣扎生平第一次付诸于送花行动的对象手中。这花的分量对于他实在是太重太重了。大多数的女孩不明白,男人送一束花再简单不过了,价格便宜且非常浪漫。但是,为什么大多数男人都不肯送呢?其原因是害怕承担熟人或是陌生人对他举着花的目光。这些目光会像一面厚而重的铜墙铁壁,足以令任何信心不坚定人望而却步。不过,如果一旦下定了决心冲过这道墙,那么再有天大的阻挠他也不会轻易言罢。像蓝冬晨这种天生执拗的人更是如此。吕辛在他眼中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小印!”蓝冬晨沉着地叫了一声。两个合二为一的身影倏地同时抬头,不敢相信地看到了蓝冬晨站在他们旁边。两个人的面部表情一下子从愕然到木然,然后又到赧然,最后,渐渐转变为坦然。一刹那间,钟小印有一种飘然飞向蓝冬晨怀抱的念头,不过,这仅仅是一刹那的念头,很快地,她将身体再度向吕辛怀里靠了靠,然后,她故意忽视蓝冬晨的眼光,求助似的看向了吕辛。“小印,我来给你送花,你过来。”蓝冬晨将花束向上举了举,脸上丝毫没有挂着尴尬和愤怒,好像他天生就是一个不会生气的绅士。直到这时,钟小印才看到他居然拿了一打蓝色的玫瑰。好美好美的花,街口的灯光笼罩在上面,好像千年前冰封住的一个诗篇,诉说着楚楚动人的情感。有谁能抵挡接住它的冲动?钟小印目光迷离地看向了他。依然揽着钟小印的吕辛及时地将她的身子扳向了一旁。他意识到钟小印也许没有力量跟蓝冬晨的眼神抗衡。“小印,我们上楼吧!”吕辛说。钟小印收回眼光看向了吕辛,温柔地点点头,并且自然而然地应了一声。就这一声,其实,也只这一声,蓝冬晨已然听出了钟小印嗓音的不同。这是经过了一场大哭特哭的嗓音。夜色虽然斥满了整个街道,他刚才也已看到了她红红的眼睛,但是,声线的变化预示出的东西还是被他一下子抓住了。他的心因为瞬间被揪起的缘故猛然扭曲。她为什么哭了,而且还哭得这么厉害?是因为他吗?还是因为吕辛……蓝冬晨决定不再犹豫。她是他的,他要带她走,他要安慰她,要用自己的真心换取她的原谅。不能再让吕辛纠缠着她。“小印,你过来!”再开口的蓝冬晨声调霸道,全然没了刚才的矜持。钟小印只想携了吕辛一同上楼,对他的话佯装充耳不闻。“小印,我叫你过来你听到没有?”蓝冬晨对吕辛和她在一起的耐性已达到了极限。“你住口!”钟小印突地大叫一声,将吕辛和蓝冬晨都吓了一跳。“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凭什么跟我讲这种话?”钟小印放开了吕辛,来到蓝冬晨的面前。接着说:“你走!你给我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说这番话是真心的,决不是在跟你赌气。……对了,我刚才的话错了,我怎么可以不见你呢?你是我的上级,是我的领导,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还签了协议呢!我怎么可能不见你呢?……我应该这样说——除了上班时间,我不想见你。我根本不愿意见到你。……拿着你的花,该送谁送谁去吧!我不缺送花人。会给我送花的人就站在你面前,你认识的,吕辛!相信你的记忆力不会那么不好,不久前的999朵玫瑰你没忘记吧!比你的花多多了,是不是?”“……,是。你嫌我的花不够多,不够好!……,我明白了!”蓝冬晨直视着她,语调越来越冰冷。他点了点头,然后,夸张地做了个松手动作,一大束“蓝色妖姬”顿然落地,他将皮鞋碾了上去,一瓣一瓣地将花瓣碾碎。“我现在就带你去买更多更好的。你的记忆力也不会太差吧——还记得我们当初签协议之前讲过的条件吗?我说过——无论我叫你做什么,你都要答应——当时,你也是答应我的,现在,你不会打算反悔吧?……好了,那个时候我没想起要跟你讲的条件,现在我想起来了。就是——你不可以接受别人的花!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走!”说着,蓝冬晨抓起钟小印的胳臂就要往路边拖。“蓝冬晨——”吕辛横了过来,他的手按在了蓝冬晨的手上。历来,两个男人将手重叠意味着不是友谊就是敌对。火药味一时充斥了街道的每一个角落,连晚上还在电线杆上栖息的鸽子都扑棱棱地张起了翅膀,远离了没有硝烟的战场。“你太忽视我的存在了!你放开她!她欠了你什么?她为什么要跟你有个像卖身契一样的协议?你凭什么要这样要求她?”蓝冬晨的手没有移动,好不容易才握住的臂膀怎么可能说放开就放开呢?那不是蓝冬晨的性格!如果不是念在与吕辛家世代的交情,他不知他会以怎样的方式令吕辛大败而退。“我和她的事与你无关!有兴趣的话你可以自己问她。不过,答案要看她愿不愿意告诉你。拿开你的手,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蓝——冬——晨!”这一次开口的是钟小印,她的眸子中流出了满是愤懑、满是哀怨、满是凄苦的泪水。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一句让吕辛和蓝冬晨听了都感觉不可思议的话:“如果你敢伤害吕辛,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小印,你——”吕辛大喊。“吕辛,我说的是真话。”钟小印拦住了吕辛后面要说的话,她知道吕辛不是一个怕是非的人。但是,她还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和选择。“小印,听到你这句话,我就是现在死去也甘心了。这要感谢蓝冬晨,是他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听到你的真心话。你先上楼吧,接下来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为了你,我愿意以各种方式和他做个了断!”吕辛的话丝毫都没有入了蓝冬晨的耳。此时的蓝冬晨,满脑子就是在思考钟小印刚刚刚讲过的话。可以想象,当决定了喜欢一个人并想向她表白时,遭到的竟是以死相对,这种感觉会是怎样的怎样的难过。钟小印的坚决从她的眼眸一直贯穿了她的全身心,哪怕是演技再好的明星也不一定能够装出来。“小印,你,你竟……肯为吕辛去——死?”没了以往的调侃,没了以往的高声,态度一贯强硬的蓝冬晨这一次颓然了。他怔怔地松开了本以为可以握得住的臂膀,倒退着步伐,目不转睛地看着钟小印,一步一步地向后走去。像摄影机的镜头在不断加长,眼眶中容纳的两个人影的距离越来越近,面部也越来越模糊,留下的只是眼中雾水带出的记忆中的痛苦与遗憾。事情怎么会变得这样?他和她和他之间到底怎么了?她是喜欢他的,她一直就很喜欢他。谁承想此时此刻,就在他的眼皮底下,眼睁睁地看到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残酷。不过,蓝冬晨毕竟是蓝冬晨。就在他走到jeep旁边的时候,他又恢复了他本来的态度。刀锋一样的话语带着风声留给了还站在楼门口的两个人。“钟小印,你可以选择上不上班,但是,你不可以选择见不见我,更不能选择见不见他。”说“他”字的同时他的手指向了吕辛,并且,迎着吕辛尖锐的目光,丝毫不想闪躲。这一回钟小印终于领教到蓝冬晨的厉害了。自她恢复上班之日起,每天被安排了两个班。好像蓝冬晨算准了她不是一个不守诚信的人一样,知道她不敢不按照酒店的安排加班。这样,蓝冬晨就可以每时每刻随心所愿地到销售部溜达一趟,哪怕是一句话也不说一个眼神也没有地在她面前晃上一晃,也让她明白什么叫做“不可以选择见不见我,更不能选择见不见他”。钟小印除了每每都狠狠瞪上他两眼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摆脱办法。更可气的是蓝冬晨还时不时地用对讲机拨通她的频道,什么话也不说,像是幽灵一样,然后又挂掉。谁叫她欠了他的债呢?谁让她当初什么都答应了他呢?只好听天由命地委曲求全吧。吕辛从那天晚上分手后,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他是不是又到外地出差去了。钟小印竟然有些挂念他。那晚她说的肯为吕辛去死的话,决不是说说吓唬蓝冬晨的。她当时的心境真是那样。一想起蓝冬晨那副理所当然的蛮横,她的心就愤愤不平。他来送花给她算什么?算道歉还是算其他的总要交代个明白。连一句像样的话都没有,谁会接受这种不明不白的花束呢?他如果有吕辛万分之一的体贴和温柔她也早就会感动的。可是,他却没有。有的只是他冷淡的语调和他一贯的强硬、蛮横、妄自尊大。她才不吃他这一套呢!不明不白的休想让她妥协!“数据库事件”肯定有人捣鬼,不然的话决不会无缘无故地在机器中消失了。他连问也不问,查也不查,甚至听也没听过她的解释,就不问青红皂白地对她进行处罚,这算什么领导?现在好了,所有的员工都在看她的笑话,甚至,什么风言风语的话都说出来了。更可气的是从前天开始,为了让她更加难堪,他竟将她调至公关部,一人身兼两职。这在哪个酒店也没听说过呀,一个人又做销售又做公关,说出去还以为她钟小印有多大的本领呢。其实,酒店里的人全都不是白痴,每个人都知道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既可以让她没有闲暇,又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她带在身边。她偏偏就不会让他的计谋得逞。例如昨天,由她陪同他出席一个合作的签字仪式,她就没给他一点点好脸色。整个的活动她尽心尽力,可是她就是不靠他太近,甚至,连仅有的一次看他一眼也没让他碰到。有几次他叫她的名字,不过,都让她权当没听见而躲过了。他能将她怎么样?不也就是如此罢了!想着想着,钟小印脸露得色,大喊了一声:“蓝冬晨,我就是要和吕辛在一起,看你怎么着!”“绝对不行!”魔鬼般的声音又在她耳畔响起。真可气!连没人的时候在办公室大叫一声他都阴魂不散地跟着。钟小印对着办公桌连头也没回地将圆珠笔掷向对面的墙壁。“蓝冬晨,我恨你——”“一辈子吗?如果是一辈子的话,我愿意!”不对劲,声音怎么好像从后面传过来?钟小印的脖颈渐渐发僵,她猛然意识到,他此刻好像就在她的身后。果然,是他。他用对讲机磕了磕她的椅背。“你不是想见吕辛吗,我现在就带你去!”“不!要见吕辛我自己会去见,不用你带。我不要你充什么好人!”“吕辛在等你呢。你难道不想去吗?”“我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用耍我,蓝总!”“上班时间见了蓝总还依然这么背着身坐在座位上的员工,我可是没见过啊!”“好!”钟小印应了一声,赌气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猛回头转向了蓝冬晨,想对他说一句不太中听的话。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她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体和他靠过来的身体挨得有多近,当她看到眼前的景物时,才发现自己的脸与他的脸之间的距离估计只能按毫米计算。她惊叫着将身体向后闪去,没料到身后是桌子,还不及她的腰间,眼看着她就会向桌面仰着倒下去。蓝冬晨及时地伸出了手,悠悠地托住她,轻一用力,就将她的身体扳回直立,然后,还用手勾着她的腰部,没有松开的意思。“你可不要受伤啊!不然的话,一会儿你妈妈见了会心疼的!”“我妈妈?”钟小印狐疑地看着他,全然忘了他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腰部。“是啊。院长刚打电话来,说是吕辛在你妈妈那,让我和你现在过去,有重要的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