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蝴蝶飞飞 胭脂

暴风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降临了。钟小印已记不得自己是怎样从计算机室走出来的,她的耳边、目光里全是员工们的责备和痛斥,她木木地照单全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和不服。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她动也没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像台刚刚关了机的电脑。此时,办公室里一个人影也不见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对讲机,像雪封的山端等待着太阳。顾问团成员想必已经走了许久,可他的频道依然没有接通到自己对讲机的迹象,难道,这件事就这样烟消云散,抑或是自己风声鹤唳?钟小印如坐针毡。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时间已近10点,下班已经4个多小时了。钟小印向酒店的几个出口处打电话,得知他的车还停在停车场。她顺手拿了对讲机,心情复杂地溜到总经理的办公区。楼道里静悄悄的,什么声响都没有,像极了那天她到蓝冬晨家郊区别墅里的情形。不知道蓝冬晨是不是在办公室?如果他没在,那他又会去哪呢?敲门?敲门是万万不可以的,在这静寂的楼道里,敲门声很容易惊动别人的。钟小印想了想,捏了捏手中的对讲机,一个按键一个按键地拨通了蓝冬晨的手机频道。“叮铃铃——”副总经理室里传来微弱的声音。这一串声音将钟小印吓了一跳——蓝冬晨还在里面!她手足无措地按断了对讲机,慌忙地想转身逃掉。此刻,她并不打算出现在蓝冬晨的面前,因为她还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可是,偏巧,这时蓝冬晨的门开了。“你进来!”蓝冬晨的声音沙哑,他说完话后并没有回头看钟小印是否跟在了后面,而是径直地走到了观景窗前站下,整个身躯僵硬得像块铁板,没有一丝的要回转过来的意味。“你喝水吗?”沉默了一下,蓝冬晨竟问出这么一句。“不……喝!”蓝冬晨的手向后伸来,钟小印将他的茶杯递给了他。他还是呆立在那里。片刻之中,他的背影流露出数不清的落寞、道不尽的悲伤和挥不去的失意。钟小印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对不起,蓝总!”“你是特地来向我道歉的?如果是的话,那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透过玻璃的倒影,钟小印无意中睹见一滴水正从蓝冬晨端着的茶杯边沿扭曲地滑向杯底,她的心呼地一下,像一只麋鹿歪歪扭扭地迷失在了广袤的大森林中一样,失去了心灵的目的地。“蓝冬晨,你不要用这种态度对我,好不好?数据库出了问题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也不愿意让数据库出事,这你知道的。”“请称呼我为‘蓝总’,现在是工作时间!数据库出了问题当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向管理层推荐你,如果委托给外面的专业公司开发,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蓝冬晨,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够专业、水平不好?我想跟你说的是——”“好了,至于你专业不专业,这问题已经验证了,我们没必要再讨论了。你该下班回家了吧?我也该走了。”蓝冬晨不再给钟小印说话的机会,他拨通对讲机叫了小康,然后目光示意钟小印他也该下班了。楼道中,钟小印看着蓝冬晨的背影一点一点地淹没在墙壁的壁纸中,那感觉就像一个没有制作好的Flash动画,身影虽然消失不见,却被记录下了部分印记,而且,非常清晰。客厅里又传来了电话铃声。金薇薇到家已经有3个多小时了,电话在她到家后已经响过两次,而且,每一次都令她心跳加速。这一次又会是谁的呢?她端详了一下阳台上的几盆兰花,没有移动脚步。刚才,第一个电话是雷雨来的。听得出他是有心约她出去。但是,从他有些含混的邀请语言中也能听出他邀请她的心不是那么肯定,也许,他在为她是蓝冬晨的女朋友这一身份感到困惑,是的,这本身就是个足够令人困惑的理由。约一个已经有了男朋友的女孩出去玩毕竟是件难以启齿的事,虽然他可以找到这样或那样的借口。例如,上上周,他借口答谢自己在他住院期间对他的照顾,在一家情调不错的小茶肆与她促膝畅谈了数个小时;上周,他又借口向她学习摄影拉她去了城西的紫竹院大逛了半天;今天,他借口为了职称考试让她帮助温习英文,请她到他家去。金薇薇本来答应了他,可是,第二个电话一来,她就没心思去了。第二个电话是乐乐来的。一上来就听出了她今天心情不止不错,而且,还格外地好。她眉飞色舞地向她讲述了今天酒店里发生的事,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钟小印的出丑和蓝冬晨的震怒,甚至,连她申报上去的处罚钟小印的建议都一字不差给金薇薇念了一遍。这钟小印不知怎么了。平时,看她做事还算细致,不应该出现如此纰漏的!也难怪蓝冬晨会格外震怒,他是最注重工作和事业的。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还能弥补,若是因为此事就放弃竞标也真的太可惜了。乐乐也太小孩脾气了。听得出她对钟小印的心结还没有解开,她还在将吕辛不能接受她的事责怪到钟小印身上。其实这件事每个人都看得清楚,吕辛一直都是将她当作比较好的朋友,换言之也可以称为兄妹情,可是,乐乐却是人在其中独自迷惑。要怎样才能使她明白呢?再这样下去,乐乐很可能陷入单相思的境地。乐乐说,她这段时间一直将吕辛缠得寸步不离,这已从一个侧面表明,她和吕辛已经到了非分手的地步了。试想想,如果对一个人的喜爱已到了奢求只要人不要心的地步,那么,这岂不是她对爱的最后一个防线了吗?钟小印是个可爱而又聪慧的女孩,吕辛如果能够得到她,是他莫大的福气,只可惜,吕辛好像并不能够如愿以偿。他的对手太强大了,强大到那个对手只要动一动他就会彻底兵败。蓝冬晨本身就是一个足以令任何竞争对手退出舞台的人,无论是在商场上还是情场上他都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蓝——冬——晨——,金薇薇心里默念了一下这三个字。不知从何时起,金薇薇就已经发现蓝冬晨对钟小印有特殊感情了。虽然他并未有所表示,但是,以她多年对蓝冬晨的了解,以她和蓝冬晨多年的交往,她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从未发觉蓝冬晨像对待钟小印一样对待过她。蓝冬晨是桀骜不羁的一个人,难得他对一个女孩有不同寻常的热心和与他年龄不相称的火一样的眼神,也许他自己并未察觉,但是,任何一个女孩都能从一个男孩眼中读出自己和其他女孩之间的不同之处。这就像是看一幕电影,笑与悲很自然的就能在观众眼中闪现,并不需要什么特异功能。蓝冬晨会是真心喜欢钟小印吗?他会不会是一时的冲动呢?他为什么会喜欢钟小印呢?因为钟小印的可爱、聪颖,还是因为她像田间小蝴蝶一样的随意?这些,好像都构不成蓝冬晨喜欢的理由。若是吕辛还可以理解,放在蓝冬晨的身上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像他那样平常对自己要求很高的男人,喜欢的应是像自己一样有淑女气质的女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谜题几天一来一直困扰着金薇薇。她想,也许是自己太多心了!她对着面前挂的自己前不久刚拍摄的照片苦笑了一下,颇有点自嘲的味道。蓝冬晨也许只是喜欢钟小印罢了,不太可能是喜爱!即使是他很喜爱钟小印,钟小印也不一定能够接受他。他蓝冬晨什么脾气别人不知道,她金薇薇可是再了解不过了。例如这次钟小印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蓝冬晨的脸色一定会让钟小印接受不了。唉!蓝冬晨也真是的,谁能不犯个错误呢?想也能想得出钟小印肯定不是故意犯的错。“铃——”电话铃又响了。金薇薇还是没有动身去接的意思。可是,这一次,电话响个不停了。再仔细一听,不是电话,是门铃。金薇薇从贵妃榻上磨磨蹭蹭地站起身来,懒洋洋地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当她看到门口出现的人时,大吃一惊,一时之间竟忘了开门。“怎么,不欢迎我?”蓝冬晨的脸色不太和缓。看来他是从酒店直接过来的,那个事故的阴影还在笼罩着他。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金薇薇倒了两杯热热的咖啡,然后,关心地看着他。“我在楼下打了半天电话你都没接。楼下的管理员说你在家。薇薇,你没什么事吧?”“啊,刚才的电话是你打来的?我只是在里屋躺着,……走到外面的时候,电话就断了,不好意思让你在外面久等了。”“没事的,只要你没事就好。”蓝冬晨说。蓝冬晨端起了咖啡杯,送到唇边又停了下来。无意中他发觉,薇薇的眼睫上好像蒙了一层雾样的东西。好久没来看她了,她一定是怪他了。他不好意思地将咖啡杯放了下来,绕过薇薇面前的咖啡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纤细而柔软,像极了芦荟的肉质部分,润滑中有一丝冰凉。这一握如果按时间来计算的话,也就有三秒钟。接着,蓝冬晨像是逃避什么似的又将手移了下来,同时将身子站了起来。“冷气开得太大了吧?”蓝冬晨边说边准备调节空调的温度。他在走到空调前面的那一刹那,又想起了钟小印,是她,一定是她!是她驱使了他离开薇薇那双冰冷的手。金薇薇扭脸看向窗外。此时窗外空荡荡的,什么景致也没有。“冬晨,你是不是有心事?”“你指的是——”蓝冬晨转过身,有点愧疚地向她走来。“今天酒店的事。乐乐刚给我打了电话——”一说到“电话”两个字,金薇薇陡地联想到雷雨来的电话,她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好在这个细节对于正在思索其他事情的蓝冬晨来说,并不起眼。“是。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很多天来,为了奥运接待的竞标,酒店所有的员工齐心协力,不敢有一点怠慢,谁知……有的人没有责任心,致使酒店全体员工因为一人的失责而功亏一篑,我真不知怎样向员工们交代!这个责任在我,当初真的不该将开发数据库这样重要的事交给一个不负责任的人!”说着说着,蓝冬晨竟将头深深地埋在手掌里,金薇薇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沮丧、如此失落。“冬晨,喝点咖啡吧!”金薇薇将咖啡往前推了推,特意在玻璃茶几上弄出点声响,她依然将眼光移向了窗外,因为她知道,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让一个女孩看到自己的不佳状态,虽然他会在精神不佳时出现在她的面前。蓝冬晨听了金薇薇的召唤,缓缓抬起头来,他的眼光有点迷离,伸向咖啡杯的手竟有点找不到方向。“你说的——这个不负责的人,是不是钟小印?”金薇薇问。“不要提她的名字!我不想听到她的名字!”蓝冬晨大叫了一下,刚刚要拿到咖啡杯的手又倏地抽了回来。“冬晨,一个人工作当中犯了一些错误不至于连她的名字也不想听到吧?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呀!你不会想告诉我,谁都可以犯错误,只是钟小印不可以犯错误吧?冬晨,我觉得小印不会轻易地犯这样的错,是不是平时,你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她应该不是个工作不细致的人啊!”很自然地,一想起钟小印,金薇薇就忍不住想替她辩解几句,她毕竟是个很可爱的女孩,没有理由因为蓝冬晨喜欢她就嫉恨于她。“怎么会呢,我能给她什么工作压力?我也知道她工作细致,但是,无论如何作为管理者来讲,谁出了问题谁就应当承担责任。不管因为,错误终归是出现在她那。这是无可争辩的。这就像一名运动员没有跑在第一名,无论什么原因他都不能拿到冠军奖杯是一个道理。我本来就是个视工作如命的人,酒店里的每个员工都知道,她没理由不知道。工作上对她严要求也没什么不对的吧?”“是很对啊,你没错。”金薇薇点点头,又说:“那出了这事,酒店打算怎么处置?”金薇薇很替钟小印担心。“还能怎么处置?开除……她……”蓝冬晨想起了钟小印进入到酒店的原因,他不可能讲给薇薇他和钟小印之间的那个“擦鞋”故事,他接着说:“开除她不太可能,能对她做出的处罚就是……撤掉她现在的组长职务,再扣除一部分薪水,”一提到薪水,他又记起钟小印每个月只是在会计那领取100元薪水,都扣掉了她该怎么生活呀?唉,管那么多干吗?这是她咎由自取,谁让她这么不负责任!想到这,蓝冬晨竟然哑口无言,想不起后面要说的话了。“这样也好啊,工作中出了失误,理应按照规定接受处罚,你当副总经理的也尽了职责,我相信酒店的员工一定能理解的。再者,”金薇薇信任地笑了笑,说:“以你的能力,不会拿不出补救的办法吧?”“哦——”蓝冬晨长吁了一口气,“办法倒是有了,只是……”“只是还是有些不开心,是不是?”金薇薇接着蓝冬晨的话说:“冬晨,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两个事情如果混淆的话,很容易陷入困境。在意一个人,大可不必为她工作中所犯的错误耿耿于怀,谁能在工作中不犯错误呢?除非是不工作的人。工作做得越少,越没有错误,是不是?”“‘在意’?”蓝冬晨诧异地看着金薇薇,像是不认识她一样,“薇薇,你知道我很在意她?你——”“小印是个很好的女孩,是不是?我也很喜欢她呀!冬晨,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想,出了这样的事,你也不要对她很不好,好吗?毕竟她是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女孩,还没有什么工作经验,犯点错误也是难免的。”“薇薇,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不要总提她了!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