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蝴蝶飞飞 胭脂

吕辛没了消息的这些天一直都在香港。他名下的基金全部用来给钟小印买了首饰,没有多余的钱为钟小印还账。没有办法,他只有去香港向母亲借支20万元钱。吕母见到儿子又是开心又是惊讶。她知道往年吕辛都是不怎么动用名下基金的,不知今年他怎么还不够用。她坚持要吕辛讲出用途,可是吕辛怎么也不肯对她说出原由。吕母害怕吕辛在北京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坚持不给。看眼着营救心上人的事要泡汤了,吕辛没有办法只好讲出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要用20万为那女孩还账。吕母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而且,早就告诫过吕辛不可以和平民家的女孩交往,这也是吕辛迟迟不肯向她说真话的重要原因。不过这次非常奇怪,当吕辛给她讲了钟小印、蓝冬晨和他之间的事后,吕母竟一反常态,连连夸奖钟小印的孝顺,大力赞成吕辛追求钟小印,而且,爽爽快快地给了吕辛50万,允许他不仅可以按需支出,还可以增加用度。吕辛一下飞机后,径直来到了蓝冬晨家的疗养院。他找到了院长,说明了来意。院长感觉事情重大,要他等候蓝冬晨和钟小印,事情如何办理,总要让当事人知道的。电话里,院长和蓝冬晨的助理小康讲得明明白白,小康也已经转述给了蓝冬晨。事不随人愿,蓝冬晨虽是满心不愿,但也无可奈何。没想到得之是靠20万元,失之也是这20万元。这下钟小印可以解脱了,再也不用为这感到尚欠他人情。她和吕辛也可以冠冕堂皇地走在一起了。班呢,她自然是不用再上了,吕辛那小子肯定不会让她继续在酒店打工;人呢,他也不用见了,连最后一点点的理由都没有了,她怎么会让他再见她呢?吕辛这小子也真有本事,准是飞到香港向他妈妈要的钱。他名下的基金早就被他给花了,这事他是知道的,看来,为了钟小印,他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了。蓝冬晨没有将此事告诉钟小印。一路上,他都没有跟钟小印讲一句话。他在思考,怎样才能扭转局势。才一个星期的时间,吕辛健康而明亮的脸庞明显消瘦了,也许是香港的紫外线更有穿透力,将他的皮肤晒得黝黑。他在会议室等待蓝冬晨和钟小印的时候,电话响了。是麦乐乐打来的。麦乐乐问他在哪里,他回答是在等小印。麦乐乐很是诧异,她还不知道钟小印已经被蓝冬晨临时拽走的事。吕辛没有将他要替小印还钱的事告诉麦乐乐,只是诚挚地向她透露了小印将要辞职的可能。麦乐乐简直不敢相信,连连追问吕辛为什么,吕辛说是他替小印安排了工作,或许,还有可能支持小印继续读书。他这样说,就是想让麦乐乐彻底断了念头,不然的话,她总也不会清醒。所以,这一次,吕辛的口气较哪回都坚决,连一向都挑剔的妈妈都赞成他追求小印,他还不再加把劲怎么成?以前,还以为小印会有一些倾斜蓝冬晨,现在好了,终于明白小印只是迫不得已,一切都是蓝冬晨给施加的压力,只要将这压力解除,他和小印就不会再有烦恼了。钟小印走在楼道里忐忑不安,一度想停止了脚步不再前行,可是,她又不想让身边的蓝冬晨看出什么,只好磨磨蹭蹭地跟在后面。她的心里好紧张,她不明白为什么吕辛会在疗养院,而且,还会在那里等她和蓝冬晨。会议室的气氛像果冻儿一样有些凝固。两个男人再度见面,以笑容先致问候,然后,彬彬有礼地相对坐下。没有了针锋相对,也没有剑拔弩张。一旁的钟小印一头雾水,她真的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在玩什么把戏。“冬晨,钱和利息已划到账上,用以清偿小印妈妈的欠款应该足够。我可以带走小印了吧?”“吕辛,你的执着赢得了我的尊重。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对手,我感到很兴奋。好,我再没理由挽留小印,先把她暂时交给你,替我好好照顾她。”蓝冬晨笑笑,又转向钟小印,他用对讲机的一端轻轻划了划眉毛,然后,用眼睛温柔地注视着钟小印。“小印,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同事交接工作?”“我……”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根本容不得她思考,要她怎样回答?与其每天让蓝冬晨欺负,还不如远远地离开他好。吕辛对自己又温柔又体贴,总是想尽办法给她欢欣,而蓝冬晨呢,只会带给她痛苦。将职辞掉吧,离他越远越好。可是,可是一接触到他的眼睛,她的心不知怎的就会失去离开他的勇气和信心。该不是真的被他迷惑了吧?这怎么成?他是有女朋友的,薇薇姐那么好,又文静又贤淑,她怎么可以做对不起她的事?虽然,虽然她好像和雷雨哥哥比较要好,但是,她毕竟还没有跟蓝冬晨分手,自己怎么能够……?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先将工作辞掉,好好地照顾妈妈一段时间再说。不过,不过吕辛的钱怎么还呢?对了,可以用自己在Massiness公司打工的钱还他,总之,也不可以欠他的。想罢,钟小印做出了决定。“我会按酒店的规定做好交接工作的,你放心吧。数据库我也会再次做好的。”“好。”蓝冬晨只说了一个“好”字,再也没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她也许早就盼着逃离他了,逃得越远越好,她有足够的理由不接纳他这样一个不能给她任何承诺的人。好吧,放她走吧,这样也好,没有了钱的羁绊,这场竞争会更加公平。他输给吕辛?这决不可能!这个赌注太大了,如果不幸败北,他将赔掉一世的情怀。他输不起。“到院长室办手续吧,我们一起去。”说着,蓝冬晨率先站起了身。如果有失落和伤感的话,他也会好好地隐藏起来。手续简简单单的,很快就办完了。蓝冬晨强撑了洒脱的外衣,与吕辛和钟小印一起走出疗养院办公楼的楼门。这一分手,蓝冬晨将无法再像以前一样随意地见到这个女孩了,他再也不能找任何借口看她的乖巧、撒娇、生气和耍脾气了。她将像花香一样消失在他的星空里,留给他的只有幽幽不散的芬芳气息。这一刻,蓝冬晨真的好想好想上前拥住她,对她温柔地说一句“我一直一直在喜欢你”。像是听懂了蓝冬晨的心语,钟小印回转过头望向了他。可是,只一瞬,她的头就被吕辛揽肩的动作带了回去,他发射的电波还没有和她的连接上,就已被生生地切断。她的长发飘过吕辛的手臂,在风中宛如黑色的丝网。蓝冬晨放缓了脚步,痴痴地望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背影。看方向,两个相拥的身影应是去了钟母的病房,如果自己还是犹豫,说不定他们会这样一直相拥着进入神圣的殿堂。不行!不可以!他要恢复他本来的性格,不能再这样犹豫下去!“小印——”蓝冬晨跑了过去。钟小印和吕辛闻而止步。“小印,请你原谅我!”“是数据库的事吗?”“不是!数据库的事是你的错。你负责的工作无论是什么原因,出了问题你都要承担责任。我想请你原谅的是——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正在这时,一个护士急喘着奔了过来,将蓝冬晨要说的话打断。“蓝先生,钟小姐的母亲想请你和钟小姐还有这位吕先生一同过去。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啊,我妈妈她怎么了?”钟小印听到这话,不顾一切地跑向了病房。出乎意料的,钟小印的妈妈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她安稳到靠在床上,脸上的表情有些说不出来的肃穆庄严。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向自己的女儿说的:“小印,妈妈想问你,你为什么做事出尔反尔?”“妈,我……”钟小印不太明白。“你是不是在妈妈生病的时候先行向冬晨恳请的帮助?而打工还账是不是也是你自愿的?协议是不是你自己签订的?”钟小印隐隐约约推测出妈妈后面要讲的话。她的脸色像滴了一滴红药水的水瓶,刹时变了颜色。“伯母,您好,我是吕辛。对不起伯母,这件事不怨小印,疗养费的事是我替小印做的主,我好喜欢好喜欢她,我愿意尽我一切的力量帮助小印。如果您要埋怨的话,请埋怨我吧。千万不要埋怨小印。”“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我家小印,但是,喜欢和替她做主是两个不相干的概念。我刚才听护士说,你想替小印将疗养费还给冬晨,我认为这样做不太妥当。当然,我并不是指你做错了什么,你不必内疚,更不必处处维护小印。做人,应该讲诚信,对自己做的事应该要负责,既然当初讲定了打工还账,怎么可以半途改变主意呢?况且还账的钱并不是小印劳动所得,难道拿了你的钱就可以不还吗?这不可以!”“妈——”小印张张嘴巴想跟妈妈说她误会了,她其实早已想好怎样还钱给吕辛。“好了,小印,不要解释了。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错误。冬晨——”钟母转向了被挡在后面的蓝冬晨。“冬晨,我替小印向你道歉,发生这样的事是我这做母亲的教养无方。请你原谅我。今天,当着小印的面,我就将小印交给你了。我想我所剩的时日已然不多,百年之后还想请你多多照顾小印。小印有时很任性的,我给你权利,你要替我好好管教她。”“是,伯母!”蓝冬晨看了看小印,小印回赠给他一个赌气的目光。“吕辛,”钟母又示意吕辛近前,她拉着吕辛的手,和蔼地说:“吕辛,谢谢你!伯母心底很感激你,但是,请你谅解,我不能要求小印这样做事。这,你能理解吧?我很高兴小印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这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

相关文章